欢迎访问南京市教育局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要闻

南京教育好故事丨她带着15名“触角受伤的小蜗牛”,慢慢前行!
责任编辑:  文章来源:南京市盲人学校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17 10:49  阅读次数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
“盲多重障碍”是指,除盲以外还兼有其他生理、心理或感官上障碍等。

他们,是教育中最困难的群体。

如果把智障孩子称为“小蜗牛”的话,“盲多重障碍”的孩子应该被称为“触角受伤的小蜗牛”。

可以说,目前任何一种专为某一类障碍设计的特殊教育方案,都难以完全满足这些孩子的教育需要。

2008年9月,在南京市教育部门的支持下,南京市盲人学校(以下简称南京盲校)在江苏省特殊教育学校中率先开设“盲多重残疾儿童康复班”。

陈惠华,这位拥有18年培智学校教学经验的老班主任,成了“盲多重残疾儿童康复班”的班主任,这个班,先后来了15名学生。

15个特殊孩子,15个特殊家庭,在陈惠华12年的努力下,她用自己摸索出的专业康复知识,助力“小蜗牛触角修复”,让孩子们和家长们重拾生活的希望!

刚开始时

她迷茫过,甚至想过放弃!

“孩子们,你们好呀!以后,我就是你们的班主任老师了,你们喜欢嘛?”

在南京盲校教学楼一楼,一个本该充满欢声笑语的教室内,6名学龄前孩子,低埋着头、扣着眼,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位新老师热情的招呼声,毫无反应!

陈惠华永远忘不掉12年前,她第一天来到班里的这个场景。

当时,只有班上的生活老师尴尬地与她互动了一下。

“那时,挫败感一下子涌上心头,”虽然拥有18年培智学校班主任经验、虽然来之前在心里无数次地设想过首次见面的场景,但是,这个结局是陈惠华没有想到的,“回到办公室,我愣坐在那里,稍稍缓了神!”

“接下来,该怎么办?”

其实,这是刚接手这个班的陈惠华老师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——

没有教材,没有教具。原本在培智学校所用的图片、课件……这些课堂法宝,到了这里,一下子没了用武之地;

每晚精心准备的教学预设,在这些孩子面前毫无效果,多年的教学经验几乎化为乌有;

“挫败感”越来越强。“说实话,想过放弃,因为真的非常迷茫,”陈惠华回忆道。

可是,骨子里有不服输的性格,陈惠华老师暗自下决心:“对,一切必须从零开始!”

她把在培智学校的那些经验全部“抛弃”!

毕竟是“老班主任”,陈惠华拥有极强的耐心和细心,她很快发现,由于长期处于黑暗中的恐惧和低下的智力,让他们只会用最原始的喊叫、哭闹、撕咬来表达情绪。而这群特殊孩子最需解决的问题:由于身体上存在着多重的障碍,孩子们的自理能力极差。他们吃饭需要有人照顾,上厕所要有人帮助,甚至连大小便都没有意识。

这一切,陈老师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这些孩子多需要她的帮助啊!

“摸着石头过河”

为每位孩子“量身定做”计划

每天下午放学后,孩子们被家长接走了,办公室的同事们下班了,而陈惠华老师把自己关在办公室,安心做她的研究。

由于是省内的第一个盲多重班,没有任何资料可以参考。陈惠华就买来了各种书籍,还从网上搜索相关资料,努力学习多重残疾儿童理论,边学边做,为每一个特殊需要儿童制定了个别化教育计划,制定长期目标,更关注短期计划的落实,“以一点一滴的小进步积蓄大成长”。

触摸实物,是盲童学习的关键一步,然而,对于“盲多重障碍”孩子而言,这个方法并不实用,“他们双手防御性极强,根本不肯摸,”陈惠华老师说,那就改变方法——从听觉开始,慢慢来!

比如,孩子们无法理解数字,她就去找与数字相关的儿歌,在歌声中一遍一遍带孩子感受每一个数字。

陈惠华老师发挥自己的专长,将功能性课程和发展性课程相整合,实施生活教育课程,把课堂扩展到社区、超市、公园,还把生活中的各种动物、食物的实物或模型带进课堂,让孩子们摸、闻、听,用多种方法帮助学生学习。

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陈惠华老师在自己的岗位上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:参与国家教育部委托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写《盲校义务教育阶段综合康复》的教材(教师用书)于2019年9月正式出版;参与学康复教研组编写的《视障儿童早期教育家庭手册》一书出版,承担了六分之一内容编写;多篇论文发表于省市级刊物;南京市个人课题《盲多重残疾儿童康复校本课程的研究》于2011年顺利结题;参与的省级教研课题《视障儿童早期融合教育研究》获2015年江苏省教科研成果二等奖;参与省级立项课题《盲校医教结合的实践研究》于2014年结题。

在陈惠华眼里

他们都是“宝藏学生”

说起这个特别的班,陈老师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叫 “向日葵班”,寓意孩子们能沐浴阳光,健康成长。

其实,在陈老师看来,这里的每个孩子都是“宝藏学生”,每个人都有独特的天赋,只是等待被发现而已。

小龙(化名),一个从小就被父母抛弃,在爷爷奶奶养育下长大的孩子,任性、暴躁、焦虑。

同样身为母亲,陈惠华老师知道,从小就没有妈的孩子,是多么地渴望得到一份温暖的母爱!于是,她每天见到小龙,都会关心他是不是吃过早饭,如果没吃,陈老师就立刻去买来早餐让他吃饱。

天气凉了,孩子脚上穿的是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肥肥大大的鞋子,走路一步一拖让人看了提心吊胆,陈老师一下班,就去商场给他挑了一双暖和又合脚的运动鞋。

渐渐地,陈老师走进了孩子的心里,小龙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温和了,慢慢地开始接受学习写字了。

天天(化名),由于基因突变造成的全盲兼轻度智障,触觉敏感,动手能力极弱,语言表达能力较好,从小在家里吃饭靠喂,生活上所有的事物都靠大人来照顾。

进多重班的第一年,由于天天妈妈正好生二宝,只能靠奶奶照顾他,奶奶对孩子的教育不如父母全面,与老师的配合度也打了很大的折扣。

最后,天天同学上课时完全是无法无天,讲废话、对抗、玩口水,行为问题反而更大了。

陈老师在多次与天天家长沟通后,最终等到二宝断奶了,由妈妈开始接手照顾小天天。在妈妈的努力配合下,小天天的进步很明显,不良的行为渐渐淡化了,上课基本能完成学习任务,在学小部“我们的节日——中秋”主题活动中,他还表演了非洲鼓,得到了大家的称赞,学期末,他还获得了学校“特长生”的荣誉。

芸芸(化名)其实是个“音乐天才”。采访中,陈老师拿手机找出芸芸唱的《清白之年》。

陈老师说,芸芸在别的方面记忆力特别差,唯独在歌词方面,听着歌就能记着词,尤其是朴树的歌,芸芸特别喜欢。学校内的很多活动中,都有芸芸唱歌的节目,而这首朴树的《清白之年》,让芸芸在学校收获了很多歌迷。在这过程中,芸芸的笑声越来越多,自信也慢慢建立起来。

12年,15个孩子

15个家庭,在这里重拾欢笑!

有位从事特教的资深专家说过:“看一个多重残疾儿童班级管理的好坏,只要看这个班里有没有笑声。”

陈老师一直牢牢地将这句话记在心里,用真心呵护着每一个孩子,让那些因为害怕和抵触而发出的阵阵尖叫和哭喊声,渐渐转化成开怀的笑声!

“甘做‘蜗牛’前进的‘明灯’”是陈惠华老师从事特殊教育事业的初心。

在这个信念的引导下,15位重残盲童渐渐地提高了生活自理能力,感受到生命的尊严;15个重残盲童家庭点燃希望,重新找回欢笑,这一切让陈老师的内心涌起阵阵喜悦和满满的职业幸福感,为了这些孩子,这些家庭,她说愿意继续勤勤恳恳地当好这个“蜗牛妈妈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