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南京市教育局网站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动态 > 要闻

他们在“搬砖”拓印中看600年历史
责任编辑:  文章来源:金陵科技学院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08 10:38  阅读次数:显示稿件总访问量

“一代规模成往迹,怀远清凉到石城。”

这是葛怀东在微信朋友圈发过的一条状态,几个月前,他和教研室的同事带着学生刚完成了万余块南京城砖的清理工作。

葛怀东是该校人文学院古典文献专业的副教授,也是该校和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合作的“南京城墙库房砖文信息采集”项目的校方负责人。南京明城墙作为现存历史上最长的砖石都城城墙,数量庞大的城砖是其“筋骨”,但由于650多年的风雨侵蚀,城砖上的砖文已经漫漶不清或残缺不堪,葛怀东要做的就是和同事、学生们一起将这些砖文清理拓印,长久保存。

在“搬砖”拓印中看600年历史

南京明城墙的巨量城砖,是由当时江苏、湖南、湖北、江西、安徽五个省近 200 个府、州、县组织力量烧制而成,为了保证质量, 明朝廷制定了极为严格的制砖责任制, 砖上印有时间、造砖人、窑匠及监造检查人的姓名。“这些城砖上的砖文蕴含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,为研究南京城墙建造史、明代徭役制度、明代初年政区划分提供了第一手史料。”葛怀东说。

今年1月,葛怀东和同事邓抒扬带着12名古典文献学专业的学生,进驻位于水西门的南京城墙砖库房,开始城墙砖项目第一阶段的作业。这一阶段主要对城砖进行清理和信息采集,他们要从上万块城砖中清理出3000块有砖文的,并对其中的600块进行信息采集,分别给这些城砖拍照编号,称重测量,并且记录其砖文完整程度。据了解,一块城砖的重量基本都在40斤左右,对于项目的参与者来说,不停搬运清理城砖的过程也是一个体力活,他们经常笑称自己是在“搬砖”,但这砖搬得一点都不累,因为他们怀里抱着的是一段历史,而这段历史急需被整理记录。

4月下旬,葛怀东的城墙砖项目组开始了第二阶段的作业,对城砖的砖文进行拓印留存。拓印时先要用清水将城砖认真清洗一遍,把宣纸紧紧贴在城砖上,并用白芨水调的胶刷实,然后再用拓包蘸墨,均匀地反复擦拓,最后用双手把宣纸轻轻揭下来,平铺放干即可。虽然整个过程复杂而繁琐,但对参与城砖拓印的这些学生来说,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。

“城门城门几丈高,三十六丈高。骑花马,带把刀,城门底下走一遭。”

16级古典文献学专业学生王智逊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南京人,从小就会唱这首童谣,古城墙和秦淮河、夫子庙这些文化遗产一样,早已在他的日常生活中留下了深刻印记。“以前只知道城墙是南京的文化地标之一,这次拓印让我真正走近它,了解它所承载的厚重历史和灿烂文化,比如一些丰富翔实的民间史志和形色各异的城砖铭文书法,让我更加热爱这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和这个饱经沧桑的国家。”他这样说。

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基础研究部负责人周源介绍,国外的城墙以城堡居多且砖文较少,而南京明城墙“高坚甲于天下”,城砖的砖文不仅字数多,更是篆、隶、楷、行各体皆备,蕴含着淡淡的金石味,这些文字都是书家一笔一划书写,刻工一刀一刀刻画到模子上,然后模印出来的,具有独特的历史文化及艺术审美价值。

为了更好地传承城墙文化,人文学院现已成立“筑脊工作室”,和南京城墙保护管理中心继续深入合作,让更多在校学生加入到城砖的清理拓印工作,感悟传统文化,坚定文化自信。

“云锁高峰水自流,旷世城垣六百年。”

这是葛怀东最新一次的朋友圈状态,他和他的学生们会继续走在南京城墙砖清理拓印的路上。

对于明城墙砖清理,我们想说——

16级古典文献学骆霞:“短短数十天的见习,让我有幸能近距离接触明城墙的历史,一块块的城砖,砌成了坚固的城墙。每一块都沉甸甸的,上面有的已经磨损殆尽的字迹,依旧在向我们诉说着当年的历史。也时刻提醒着我们,这就是我们的文化,能够谱写一个个的不可能,创造奇迹。”

18级古典文献学王靖瑶:“明城墙对于南京人来说并不陌生,但这确是我第一次以整理者的身份看到这么多城砖,让人兴奋又激动。每每看到部分城砖上清晰的字迹,我们仿佛穿越回那个时代看着工匠烧造搬运。特别在记录过程中了解到每块城砖的规制重量,很有意义。”

19级古典文献学陈涵:“历史遗址,文物古迹,是历史的延续,见证着文化的传承,是一座城市的记忆,不可再生,也不可仿造,其文化研究和鉴赏价值无可估量。在这仅仅数十天的实习中,每一块穿越数百年的墙砖让我们感受到了历史的温度,深感保护明城墙责任之重大。”

16级古典文献学朱敏豪:“从一块一块城墙砖中,一点一滴地感受到历史的厚重与文化的底蕴,这趟城墙实习之旅,让我愈发为身为一个华夏儿女,为我们的辉煌历史而自豪骄傲。”